EN [退出]

南方网帐号登录

× 没有帐号?极速注册
南方网>佛山新闻

禅城启动新一轮治水战役,118名干部挂任河长

2017-06-15 08:27 来源:南方日报 李晓莉

上周以来,禅城区委书记刘东豪与水“打交道”的时间越来越多。作为禅城区的总河长,他带队巡查水利设施,并亲自登船,督查水环境整治工作。

去年底,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全面推行河长制的意见》,自此开始,国家、省、市、区的河长制陆续建立,一场从上而下的河长制治水战役打响,并迅速席卷全国。

6月8日,禅城区召开全面推进河长制工作会议,公布了《禅城区全面推行河长制工作方案及领导小组成员名单(报批稿)》,提出到今年6月底全面建立河长制,到2020年底前,实现“河畅、水清、堤固、岸绿、景美、文兴”的总目标。

这意味着,禅城新一轮河长制治水大计已拉开帷幕。

事实上,探索河长制治水,禅城是全国先行先试的一批城市之一,在总结此前经验的基础上,如今禅城再出发,并把河长制从原来的42条重点河涌,覆盖到全区7条跨区域河道、190条内河涌,250公里的河涌共有118名“守护神”。

在新一轮河长制治水大计中,禅城如何发力治水?河长治水将给禅城的水环境带来怎样的改变?这些都将成为禅城接下来可持续发展的重要支撑,更是全社会关注的焦点。

新河长制覆盖全区全部河流

“几年前乘船游览汾江河大家是不敢开窗的,因为河水又黑又臭,现在治水效果出来了,空气清新了,景观也漂亮了。”6月9日,在炎炎烈日下,禅城区委书记刘东豪带队巡查汾江河。从张槎街道沙口水利枢纽站登船,巡查组全程花了一个多小时,一直顺流而下,途经欧洲工业园C区、九江基泵站、城北泵站等。

2009年启动佛山市河长制治理河涌时,由分管副市长亲自挂帅,担任汾江河“河长”,如今这一职责落到刘东豪肩上。这条佛山的母亲河,历经多次整治,终于大部分指标已达到地表四类水标准,如今它将携着佛山人的旧记忆,流向新征程。

这一次的河长制治水,比以往更轰轰烈烈,挂帅治水的领导阵容可谓史无前例的强大。禅城区委书记、区长,各镇街的书记、主任齐齐担纲各级的总河长、副总河长,与禅城区的其他5名区领导、20多个部门的“一、二把手”共同组成河长制工作领导小组,厘清责任,指挥并参与河长制治水“攻坚战”。

领导小组下设禅城区河长制办公室,由禅城区国土城建和水务局(水务)承担领导小组的日常工作。

“这一次的河长制治水把区域内的河流分为重要河道(即跨界河道)、主干河涌和其他河涌,以前河长制、一河一策只覆盖全区42条重要河道,现在河长制已覆盖全区全部的河流。”禅城区河长制办公室相关负责人说。

据介绍,禅城全区共有大小河流河涌197条,其中主要河道7条,主干内河涌47条,其他河涌143条,湖泊6个。禅城结合实际共设立河长118人,其中区级河长7人,镇(街)级河长44人,村级河长67人。

此次的河长制治水,除了内河涌的河长制全覆盖外,跨界河流的整治也不容忽视。禅城区内共有7条跨界河道,流经禅城段分别由7名区领导担纲河长。

据悉,禅城区总河长、佛山水道(禅城段)河长由禅城区委书记刘东豪担任,北江干流(区级)河长由禅城区区长孔海文担任,流经禅城区的顺德水道、潭洲水道、平洲水道、吉利涌、佛山涌等5条主要河道则由其他5名区领导担任。主要河道流经的镇(街)河长,相应由各镇(街)书记、镇长(主任)担任。

“凭借一己之力难以解决跨区域河道的治理问题,跨区域河道需要各区域的河长跳出藩篱联动治水,需要级别高的决策。”上述负责人说,与此前不同的是,新一轮河长制治水是自上而下的国家行动,明确了“党政同责”,国家、省、市、区都是高规格的治水阵容。

治河评价将纳入党政领导干部考核依据

“如今河长制治水已上升到党政同责,很多方案、制度都要加紧编制,落实具体工作。”石湾镇街道办事处主任吉江鸿一直以来都是该街道的河长,统筹协调水利设施建设、联合各方解决河涌整治等问题,对于他来说是驾轻就熟。

最近他一方面与各级水利工作者一起加紧巡查河道,查漏补缺,解决问题,另一方面,指导督促各种工作方案的编制、细化与落实。他透露,石湾镇街道今年重点打造的两条重点河涌,澜石大涌和屈龙角涌,建设进度良好,屈龙角涌第一期工程本月底可完工,澜石大涌在4月15日启动,将于今年年底完工。

言谈中,这位治河的“老手”深感责任重大,他坦言“有压力”。

“党政同责”意味着如果治水工作做不好,党政主官均要被问责。除了史上最强大的领导阵容外,在此次的河长制治水工作方案中,“最严格”“最严厉”等字眼也频频出现。

河长制工作方案显示,禅城将河长制落实情况纳入地方党委政府全面深化改革、目标绩效考核、最严格水资源管理制度、水污染防治行动计划实施情况等考核内容,结合领导干部自然资源资产离任审计和整改等情况进行评价考核,考核结果作为地方党政领导干部综合考核评价的重要依据。

禅城将对成绩突出的河长予以表彰奖励,对弄虚作假、失职失责的河长实行严肃追责。该区还将实行生态环境损害责任终身追究制,生态环境如遭破坏,将严格按照有关规定追究河长等责任人的责任。

另外,各种细化的制度、方案都在最近密集制定,例如禅城将建立河长领导下的部门联动机制、河长工作会议制度、督查举报和投诉处理,以及信息化技术保障机制等工作机制。

“互联网+河长制”行动计划是其中之一,禅城将依靠科技创新提升水环境治理水平。

据悉,禅城将整合水务、环保、城管、公用、国土、规划等相关行业信息资源,利用云计算、大数据、移动互联等技术开发,建立河长制信息管理平台。

该平台具备数据的录入更新、数据分析、专题图制作输出等基本GIS功能,同时具备河流水质统计分析、河长制工作查看与管理、工作信息报送、信息反馈、工程进度监督以及河长打分考核等功能。

■关注

工业污水与生活污水如何治理

“问题在水里,根源在岸上”。禅城区委书记刘东豪在禅城区全面推进河长制工作会议上强调,河涌污染表面上看是水里的问题,但实际上河涌治理的工作重心应在岸上。“河长制”治水的工作重心是“加码”生活污水和村级工业园的整治。

“家里臭得连客人都不敢进去的话,你有多少钱都没用。”他表示,目前禅城的污水源头一是生活污水,二是生产污水。对于生产污水的监管方面,村级工业园里往往出现监管模糊的区域,村级河长应进一步提升对污染源的认识和监管。

村级工业园,这个面积宽广的经济载体曾孕育了无数企业,但也成为环境污染的“陈年旧患”。而对于某些村来说,河涌治理的岸上突围,已有现成的案例,让接下来的河涌整治有迹可循。

村级工业园改造后工业污水“零排放”

鄱阳村委会旁,河涌环绕、绿树成荫,鄱阳村委书记、主任周国权每天上班前,都要留意一下村委会旁的环村涌,看看当天的水质如何,这已经成为他的习惯。

鄱阳环村涌总长度约1776米,南端由东西向的澜石大涌引入,绕鄱阳村一圈到北端分两支汇入鄱阳南窦涌。一直以来,鄱阳村南工业园和北工业园的物业受益支撑着村集体整体的收益,也给鄱阳唯一一条环村涌带来严重的污染。

“几年前,鄱阳涌比墨汁还黑,涌面可以当镜子用。”周国权表示,鄱阳涌先经过鄱阳北工业园,吸纳了这里的污染,再流向鄱阳南工业园,同时吸纳这里的工业污染。

据介绍,当时鄱阳村的两个工业园有不锈钢、陶瓷等大大小小的企业60多家,其中不少为仅有几十到一百平方米的“麻雀企业”,这些企业每天向鄱阳涌排出工业污水,同时村民的生活污水,同样从各家各户排出,汇进这条河涌中。

工业废水、生活污水双重的污染让鄱阳涌不堪负荷,这条河涌也曾是市民环保投诉的重点。

今年1月,石湾对鄱阳北工业园启动了重新改造,未来该地块之上,不再是污染小作坊混杂的工业区,将变成“鄱阳城众创小镇”,以广佛众创空间,让人才在这里尽情施展才华,实现人生梦想。

“鄱阳南工业园也于两年前关闭了,将引入新的内容。如今鄱阳涌已实现工业污水的零排放。”周国权说,近年来政府投放了大量人力物力整治鄱阳涌,如今的鄱阳涌已经不再黑臭。

记者走在鄱阳涌边,只闻到些许河水的腥味,但并不觉得臭。而这条河涌内,已有小鱼游动,它们不时浮出水面让水面泛起涟漪。

周国权表示,接下来自己依然会每天紧盯自己负责的河涌,并加派人手巡河,堵塞漏洞,万一污水从上游流下来,他将第一时间处理突发事件。

“鄱阳涌是鄱阳人的母亲河,我们有责任保护它,让它不再受污染侵袭。”周国权说。

截污后生活污水不再流进河涌

位于禅城区张槎街道的莲塘村是古村落,也是岭南水乡。莲塘村道两旁,树影婆娑,莲塘涌拥着莲塘村,环村流向远方。

数年前,这里是有名的针织企业聚集地,特别是印花企业,更是遍地开花,对河涌的污染也是“功劳”颇大。在工业园整治完成后,莲塘涌不再“五颜六色”,逐渐恢复原有生态。

近年来,莲塘更是进行了古村活化改造,建成公园、打造宜居社区,人居环境越来越美,更吸引了越来越多的游客前来游玩。

“我们村去年花了600万元进行截污,政府出一半,我们出一半,目前已经做好大部分工程。”莲塘村副支书陈顺铭表示,今年将把去年没有截污的部分继续完善,今年内,莲塘村将可完全实现雨污分流,居民的生活污水将不再流入河涌。

据介绍,去年5月开始,大富村、莲塘村、村尾村连片打造被禅城区定为全区首个省级新农村连片示范建设点。接下来,莲塘的河长将协调解决几条村的水利设施建设等问题。“我们将打通南北二涌的涌边通道,对两岸景观进行提升,并打造宽敞的绿道,让市民在这里能赏景,还能骑行。”陈顺铭说。

作为龙舟爱好者,陈顺铭如今是莲塘村龙舟队的主力队员,将与其他队员一起参加6月25日张槎街道举办的龙舟比赛。近几年,因为担心河涌水质的问题,莲塘村龙舟队把训练安排在东平河里,最近陈顺铭与其余队员均在东平河里加紧训练,但事实上,所有队员都有一个愿望,希望能回到自己村里的环村涌里训练。

“东平河水干净点,但东平河水很深,平时训练我们都有点担心安全问题。龙舟训练最好在河涌里,这样基本不用担心安全问题。”陈顺铭说,希望接下来禅城区新一轮的河长制治水,能把区域内大小内河涌的水质提升起来,让水乡人民能安心在自己家门口的河涌里“赛龙舟”。

■焦点

新一轮河长制治水战役与以往有何不同?

从只关注水质到水资源消耗总量控制

作为全国最先一批利用河长制治水的区域,禅城区是久经沙场的”老将“。

2009年,佛山市正式在汾江河流域设立河长、段长、涌长三级责任制,以分管副市长担任汾江河河长,区、镇(街)行政负责人担任段长、涌长,集中优势资源开展整治工作。

禅城的内河涌众多,原来在禅城区一级,以“段长”、“涌长”为首的各级领导,层层看守着“家门口”的河涌环境。如今各级河段的责任人统称“河长”。

而当年又黑又臭的汾江河,经过多年的艰苦整治,水质逐年变好、变清,其水质主要指标年平均值已稳定在五类水标准,大部分指标已经达到四类水标准。

禅城区纳入“一河一策“重点监测范围的42条重点河涌 2016年的水质达标率较2015年提升了8个百分点以上,河涌达到五类水质,且主要污染物均有不同程度的下降,总的来看,内河涌水质正在持续改善。

经验证明,河长制有利于扭转“九龙治水”模式。而新一轮河长制治水,禅城先从组织机制上进行完善,明确各方责任,打通部门联动的渠道,形成良性互动合作的闭环,从“九龙治水”到首长负责、部门协作、社会参与的模式,从而形成治水的整体合力。

以前河长制、一河一策只覆盖全区42条重要河道,现在河长制已覆盖全区全部的河流,118名河长盯梢区域内197条共250公里的河涌。

禅城区区长孔海文在禅城区全面推进河长制工作会议上指出,禅城区水环境质量距离群众诉求和上级要求仍有较大差距,河长制配套体系建设仍待继续配套完善,水环境治理的力度仍待进一步加强。

“原来我们利用河长制治水仅是盯着水环境整治,单纯治理好水质就可以了。“孔海文表示,如今的河长制除了对水质的要求,还把重点落在“三条红线”的管理,即落实用水总量控制、用水效率控制和水功能区限制纳污等水资源“三条红线”责任指标。他强调要实行水资源消耗总量和强度双控行动,严格重大规划和建设项目水资源论证,做到以水定需、量水而行、因水制宜。

他表示,如今的河长制治水内涵很丰富、要求很高、责任很重,各级河长一定要按照工作要求,把工作方案、制度“吃透”,用以指导接下来的工作。

编辑: 王虹丹
相关新闻

网友评论
请登录后进行评论| 0条评论

请文明发言,还可以输入140

您的评论已经发表成功,请等候审核

小提示:您要为您发表的言论后果负责,请各位遵守法纪注意语言文明

微信
QQ空间 微博 0 0
回到首页 回到顶部

网站简介-广告服务-诚聘英才-联系我们-法律声明-友情链接

本网站由南方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广东南方网络信息科技有限公司负责制作维护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87373397 18122015068

ICP备案号:粤B-200502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