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 [退出]

南方网帐号登录

× 没有帐号?极速注册
南方网>佛山新闻

南北朝时三水别名“高安”?这些历史你都知道吗?

2017-08-06 11:47 来源:佛山日报 记者吕文斐 通讯员邓旺林

三水区位于广东省中部,佛山市境西北部,东邻广州市花都区,东南与佛山市南海区相连,西北与四会市交界,北接清远市清城区、清新区,与高要市、佛山市高明区隔西江相望。

历史上,三水之地,秦时属南海郡。西汉至东晋属番禺、四会县。隋、唐以后中地农民起义风起云涌,三水地区远离所属县治,官府鞭长莫及,成为“冲、难之区”。明朝为了绥靖边远,有利统治,遂于嘉靖五年(1526年)分割南海县34图;高要县17图设置新县,隶属广州府。因县治所在地河口控西、北、绥三江汇流,取“三水合流”之意,定县名为三水。

日前,有学者考究发现三水历史上,有近百年时间别称为“高安”。他的这一发现,为研究三水历史研究提供了新的话题。

三水知县以“高安”代称三水

邓旺林是广东省梅州市大埔县人,退休前在韶关技师学院任教。2013年,他因村里编辑村志,要写到大埔县三河梓里清代举人范引颐,他在研究范引颐的过程中发现,三水或有“高安”这一别称。

为了弄清这一事实,邓旺林查阅了古今三水县志、道光朝《广东通志》、光绪朝《广州府志》 以及广东省地方史志编纂委员会于1998年编成的《广东省志·地名志》等,均未见三水县曾称为“高安”,亦未见三水有“高安”这一小地名。为此,他特地请教了三水县的一些专家学者,他们也说未见关于三水称为“高安”的史料。

然而矛盾的是,以“高安”为三水县别称的诗文确是存在的。

如范引颐,他在道光元年赴任广东三水司训,然而其诗文中均只称是在高安任职。“三水”二字,仅见于“送徐牧庵卸篆三水将调江南”这一诗题中。

道光十五年(1835)乙未科三甲进士任荃,他于道光十六年至十九年署三水知县。他的个人诗集《鸿爪集》中,有“在三水作”和“三十六江楼作”的诗文。他“在三水作”的诗中,以题为“高安留别”的四首五律中,内有的“三年承乏邑”,意指其在三水署职三年。而“江流三十六,上有读书台”则是说三水当时的名楼——三十六江楼或在其旁边的行台书院。

此外,在任荃《鸿爪集·自序》的最后,任荃写道:“道光二十五年仲春之月,慈溪任荃自记于高安三十六江楼。”这就更足以证明三水有过“高安”这一别称了。

除了任荃,还有一位三水知县为三水有过“高安”别称提供了佐证,他就是光绪十六年(1890年)庚寅恩科三甲进士许南英。

许南英曾先后在广东和福建二省任职。据许南英的《自定年谱》记载,其于光绪三十三年丁未(1907年)“委署三水县”,次年“赴三水县任”。宣统三年“特授电白县,卸三水县事”。

在他的诗集《窥园留草》中,有他在宣统三年(1911年)所作的七绝《题画梅,赠张悔盦同年》:“二载高安去去休,广州无奈又高州。也思归去空山里,耐冷看花不自由。”诗文第二句后有其所作自注:“时奉调电白任”。说明他赋诗的时间,正是收到朝廷调令前往高州府电白之时。以这一时间推断,诗中的“二载高安去去休”则正好对应了他从任三水县事的两年,从“广州无奈又高州”来看,他所提到的“高安”应是隶属广州府。由此可见,诗中的“高安”无疑指的就是三水县了。

是“高安”还是“高要”?

通过上述考究,邓旺林确认了“高安”曾被人作为三水县的别称,然而,当他进一步希望挖掘三水何以称为“高安”,所谓的“高安”具体是在哪里时,新的谜题出现了。

在高州洗夫人庙的一张地图上,在“高安”之后加括弧注明:“三水”。在地图右下角的《与现地名的对照表》中,也将“高安”作为“三水”的原名。在该表还附注“根据《隋书》《谯国夫人传》等记”。

在高州洗夫人庙的一张地图上,指“高安”现地名为“三水”。
 

据了解,谯国夫人即岭南著名的巾帼英雄冼夫人。在其传记中,记南北朝陈代广州刺史欧阳纥谋反时,曾召冼夫人的儿子冯仆(时任阳春郡守)“至高安,诱与为乱”。

邓旺林查阅了上海古籍出版社、上海书店1986年12月第1版、第1次印刷之《二十五史》(下简称“今本”)的《隋书》第八十卷(列传第四十五)之《谯国夫人传》,其中确有关于欧阳纥召冯仆“至高安,诱与为乱”的记述。

然而,在民国二十七年(1938年)四月出版、由高要县人邓元勋初纂,吴德元复订的《宣统高要县志》 第廿五卷“旧闻篇一·纪事”中,则记为“诱冯仆入于高要以叛”,“召阳春郡守冯仆(高州良德人)至高要,诱与为乱。”可见民国间邓元勋、吴德元所见的《隋书·谯国夫人传》等史料中,欧阳纥召冯仆是到高要而不是高安。

此外,在今本之《明史·卷四十五·地理志六》 中,对属于广东广州府的三水县有这样一则记述:“三水,府北。嘉靖五年五月以南海县之龙凤岡置,析高安县地益之。”

对应光绪《广州府志》之《三水县沿革考》 中对三水沿革的注文:“嘉靖五年五月以南海县之龙凤岡置,析高要县地益之。(《明史地理志》)”。可见光绪《广州府志》的编纂者所看到的《明史地理志》中,记载的是“析高要县地益之”而不是“析高安县地益之”。

明代广州、肇庆两府没有高安县

要考证是“高安”还是“高要”这一问题,邓旺林分析,如果嘉靖五年曾从广东高安县划出一些地方去增益新建的三水县的地盘,这就得有一个先决条件,即在设置三水县时广东须先有一个高安县存在。否则,“析高安县地益之”就是一句空话。

为确认明代的广州、肇庆两府是否存在高安县,邓旺林查阅《汉书》、《后汉书》、《晋书》、《宋书》、《南齐书》、《隋书》 等正史中的地理志,以及广东省地方史志编纂委员会组织编写的《广东省志》的《地名志》等,均查不到今广东范围内有叫高安的州、县、村、镇等。而由于《三国志》、《南齐书》、《梁书》、《陈书》中均无地理志或州郡志,因此,在今广东境内历史上有无设置过高安县尚未能断然下结论,但自隋至清,历来并无高安县则是可以肯定的。因此,“析高安县地益之(三水)”显然是不可信的。

同时,邓旺林发现,除了光绪《广州府志》 之《三水县沿革考》外,还有大量的历史记载可以证明,应是“析高要县地益之(三水)”而不是“析高安县地益之(三水)”。包括,嘉靖十四年《广东通志初稿》中提到“三水县,在府城西北,二百一十六里,嘉靖五年拆南海、高要两县地置。”嘉靖四十二年,曾任监察御史的三水人何维柏在其为三水县第一部县志所作的《序》中说:“(三水)县治肇自嘉靖丙戌,析南海、高要若干里合而成邑。”康熙二十四年《广东舆图》卷之二《三水县图说》称,(三水)“本南海、高要两县地……”等。

通过大量比证,邓旺林确认,今本《明史》中“析高安以益三水”句中的“高安”,实际上应为“高要”。而他也大胆地猜测,古人之所以将“高要”误作“高安”,很可能是由于在古代刻本中,“要”字与“安”字形体接近,加上流传下来的古籍上的文字又往往不够清晰,而导致后人以讹传讹。至于真实的原因为何,还有待未来作进一步考证。

编辑: 刘丹萍
相关新闻

网友评论
请登录后进行评论| 0条评论

请文明发言,还可以输入140

您的评论已经发表成功,请等候审核

小提示:您要为您发表的言论后果负责,请各位遵守法纪注意语言文明

微信
QQ空间 微博 0 0
回到首页 回到顶部

网站简介-广告服务-诚聘英才-联系我们-法律声明-友情链接

本网站由南方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广东南方网络信息科技有限公司负责制作维护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87373397 18122015068

ICP备案号:粤B-200502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