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网> 佛山新闻

一群佛山医生的20小时生命接力赛

2018-04-27 17:26 来源:南方网 李楠 夏小荔

如今,老曾(化名)已经可以下床走路,生活和正常人没什么不同。而半个月前,在病房中排队等待肝脏的他危在旦夕。

一个“生命盒子”,10个小时,跨越琼州海峡,从海南来到佛山。肝癌患者老曾,因这场生命接力转危为安。

一分一秒都异常宝贵。器官捐献协调员、千里取肝脏的医生、持续20个小时的工作,他们与生命赛跑,让生命在手中传递。

10:00

有肝源了!捐献者在500公里外

4月10日上午10点,佛山市第一人民医院肝胰外科主任陈焕伟、副主任医师邓斐文正在上手术,一名护士走进来告诉陈焕伟,“老曾有救了!刚接到平台通知,有肝源分配给了老曾,捐献者在海南。”

66岁的老曾五年前因肝炎导致肝硬化,做了切脾断流手术后发展为肝癌。肝移植手术是他生存的唯一希望。

在海南的这家医院中,捐献者脑死亡,肝脏必须在10小时内取回进行移植,并开放血流。“当地医院没有取肝脏的资质,必须我们过去取。”邓斐文一结束手术,就开始联系民航的“绿色通道”,飞往500公里外的海南。

18:00

飞赴海南,顺利取出肝脏

当天下午6点半,抵达海南这家医院。

邓斐文也记不清,这是他第几次外出取肝脏。30分钟后,他顺利取出肝脏,并拍照发给陈焕伟。

“肝脏取下来,最长时间不能超过10小时,否则就浪费了。时间越短、受体术后并发症越少,手术效果越好。”邓斐文将肝脏放入灌注仪浸泡,放入随身携带的“生命盒子”。抱着20多公斤的“生命盒子”,犹如抱着一个鲜活的生命。他立即赶往机场。

“从照片来看,肝脏的质量很好。”陈焕伟点开照片后,悬着的心放了下来。“如果捐献者脂肪肝太严重,就不能进行移植了。”

邓斐文抱着“生命盒子”到达机场。佛山市一医院供图

晚上9点,邓斐文将这个“生命盒子”放到飞机座位上,并用安全带系好。“它一刻都不能离开我的视线,我必须确保这个‘生命’能够传递到佛山。”邓斐文说“怕飞机延误、怕交通拥堵,太多不确定因素让心一直悬着。”

23:00

“生命盒子”抵达佛山手术室

晚上10点,飞机安全降落在广州,邓斐文立即拨通了陈焕伟的电话。

电话那头,这场生命与时间竞赛的第二程正式开启。手术室里陈焕伟立即为老曾开腹,开始移植前的最后一道准备工作。

11点半,肝脏抵达佛山市第一人民医院,此时,距离取出已经4.5个小时。

出人意料的事发生了。捐献者肝脏太大,若直接进行手术,病人腹部会合不拢,必须切除部分肝脏。

在对病人肝脏进行测量后,邓斐文着手准备切除。“必须辨认好管道,保证修整后的器官质量,避免术后出现渗血。”

凌晨两点多,肝脏被切除1/8;凌晨6点,手术顺利完成。

至此,陈焕伟和邓斐文已经连续工作了20个小时。

器官移植医生:

“我和患者的一生绑在一起了”

在佛山市一医院,老曾并非肝脏移植的首例。2011年至今,佛山施行了90多例肝脏移植手术,成功率超过90%。

每周五下午,是肝脏移植的患者定期复查的时间。“现在肝移植在手术期间是零死亡,但手术后的管理很重要,患者出院后必须定期到医院复查。”佛山市一的首席专家、普外科主任甄作均说,1999年做的第一例肝移植手术,患者现在已经50多岁了,仍会定期到医院做检查。

佛山市一进行器官移植手术。佛山市一医院供图

对做肝脏移植手术的医生而言,患者是他们“一生的病人”。为保障患者能够第一时间得到救助,他们都会将自己的联系方式留给患者,并保持24小时通畅。

“经过肝脏移植手术,我和患者的一生就绑在一起了。”邓斐文笑着说,有时候半夜会接到患者的电话,问自己感冒了能否吃感冒药,邓斐文也会耐心地给予解答。

数据显示,截至2016年,相比世界最高的西班牙器官捐献率43.4/100万人,我国的器官捐献率仅为0.03/100万人。与此同时,我国每年等候器官移植的人超过150万,每年以10万人以上的速度递增。每年仅有几千个幸运儿能接受器官移植。

实际上,每一台器官移植手术都是两个生命的延续:对于器官捐献家属而言,器官移植让亲人的生命得到延续;对于受体而言,自己的生命得到拯救。

“看到一部分人能够幸福地活下来,这时候会特别希望其他病人也能像他们一样。”陈焕伟希望,能够有更多肝源来挽救生命,让更多的生命得以延续。

人体器官捐献协调员:

“一边是悲痛无比的家属,另一边是等待延续生命的患者”

在器官捐赠者和受捐者之间,还有一个重要的角色——捐献协调员。

梁丽姬就是一名捐赠协调员,做过10年护士的她,如今每天游走于死亡与新生之间。2012年4月,佛山市第一人民医院刚被列为器官移植试点医院,梁丽姬也开始了这份新的角色。

每次到手术室中见证取下捐献器官后,将遗体交给捐献者家属,对她而言都是一场神圣的使命。手术过后,梁丽姬会将受体健康及生活状况反馈给器官捐献家属。

从事这份职业,更多的时候是要承受着潜在捐献者家属的拒绝。“一边是刚刚失去亲人悲痛无比的家属,另一边是等待器官延续生命的患者。”对于梁丽姬而言,这份职业的精神压力很大,曾让她一度想放弃。

在和每一位器官捐献家属沟通的过程中,梁丽姬都会事先和捐献者家属讲解国家器官捐献条例。在她眼里,家属的信任是最重要的。然而,沟通并不是一直那么顺利。“曾有潜在捐献者家属之前愿意捐献,但是,真正到取器官时,就改变主意了。而此时此刻,另一边等待器官移植的患者、医生团队做好了一切准备,都不得不放弃。”梁丽姬说,“遇到这种情况,会感觉特别遗憾,但是,也要尊重家属的意愿。”

有遗憾,更多的是感动。让梁丽姬继续在这场生命接力中坚持走下去的动力,恰恰也来自捐献者家属的故事。

在佛山南海一金融机构工作的台湾人周仁,2012年7月19日突发脑溢血被送进医院抢救,其父母获悉后第一时间赶赴佛山。8月1日下午,周仁按照家人意愿捐献出肝脏、一对肾脏、一对角膜和遗体。此次捐献是1949年以来首例台湾同胞在大陆身后无偿器官捐献。

梁丽姬仍清晰记得,在手术前的探会期间,周妈妈对儿子说,“虽然你不能醒来,但你要努力保护好自己的器官,去救助更多的人。以后你的身体要捐给医院,即使在你身上动很多刀你都不要害怕,只要他们以后在手术中不动错一刀就足够了。”

梁丽姬说,每次手术结束后,将捐献者遗体修复好后交还给家属,她才能感受到了工作带来的成就感。“其实,会听到很多家属的感谢,在他们眼里,亲属的生命是用另一种方式在延续。”

【撰文】李楠 夏小荔

编辑: 林东云
相关新闻

网友评论
请登录后进行评论| 0条评论

请文明发言,还可以输入140

您的评论已经发表成功,请等候审核

小提示:您要为您发表的言论后果负责,请各位遵守法纪注意语言文明

微信
QQ空间 微博 0 0
回到首页 回到顶部

网站简介- 网站地图- 广告服务- 诚聘英才- 联系我们- 法律声明- 友情链接

本网站由南方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广东南方网络信息科技有限公司负责制作维护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87373397 18122015068

ICP备案号:粤B-200502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