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网> 佛山新闻

盛产“隐形冠军”的南海必将升起“太阳”和“月亮”

2018-07-13 10:46 来源:南方日报

特约评论员|龙建刚

中国正在发生一些显著的变化,“隐形冠军”正为越来越多的人熟知。自国家工业和信息化部发布“全国制造业单项冠军企业和单项冠军产品名单”之后,多个地方政府高调宣布启动“隐形冠军”企业培育工程,2018年上海市政府工作报告中首次提出,上海要聚集更多的“隐形冠军”。我们看到一种趋势:从高速发展进入高质量发展的中国很可能进入盛产“隐形冠军”的时代。

这样的节点,该是我们重新发现南海的时候。

1

7月12日下午,佛山市南海区迎宾馆高朋满座,几十家企业负责人被请来和南海区的领导们座谈,这些南海企业有一个共同的头衔——“隐形冠军”。被高规格礼遇的,大多是参加“南海制造业全国“隐形冠军”德国交流活动”归来的企业家们。

感谢赫尔曼·西蒙。这位德国学者为那些不为大众所熟知,但在各自细分领域和产业链条中,有着极高认可度、市场占有率、顾客满意度的领跑者取了通俗易懂的名字——“隐形冠军”。

西蒙的发现,让人们找到另外一种解释世界的方式。德国、美国、日本三个雄踞世界制造业最顶端的国家,正好是世界“隐形冠军”最多的国度。

提起德国制造,人们就想到大众、奔驰、宝马、博世、西门子,普遍认为是这些行业巨头支撑了德国作为工业强国的地位。让人意想不到的是,在全球500强企业中,德国企业只有29家,大量的中小企业才是德国经济的脊梁。在全球3000多家“隐形冠军”中,德国占了将近一半。正是凭借这个家底,让德国在经济状况普遍低迷的欧洲风景独好、巍然屹立。

西蒙绘制了德国历史上第一张“隐形冠军”分布图,它非常精准地揭示一个事实:“隐形冠军”扎堆的地方,就是德国经济最强大的区域,比如巴伐利亚州、北威州、黑森州……

2017年11月6日,被誉为“隐形冠军”之父的赫尔曼·西蒙来到中小企业铺天盖地的佛山。谈及佛山“隐形冠军”如何壮大时,西蒙给出的建议是:先尝试在本土市场做到最好,随后向全球市场扩张而非向其他产业扩展。

那时的佛山还不知道自己的“隐形冠军”分布在哪些地方。西蒙离开佛山整整一个月后,南海推出了佛山历史上第一份“隐形冠军”名单,南海或许也是中国第一个挖掘和盘点“隐形冠军”的县域经济体。

2

评选南海制造业“隐形冠军”的动议出自几位身为南海区政协委员的企业家,他们最初的想法是:南海制造业企业数量众多,很多企业在行业内处于领先的地位。这些企业低调务实、不显山露水,希望通过政府部门的支持,发掘一批行业龙头企业,组建“隐形冠军”联盟。

他们万万没有想到,从提案变成现实仅仅花了半年时间。这样的“南海速度”,得益于南海区委主要领导的直接推动。

2017年12月5日,首批70家南海制造业全国“隐形冠军”企业诞生,南海也于同一天成立了全国首个制造业“隐形冠军”联盟。这个联盟的成员几乎是南海支柱产业的骨干,尽管它们的名字让公众感到陌生,但在业界人士眼里却是响当当的:比如佛山市中研非晶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是全球最大的磁性器材及元器件生产商;华兴玻璃有限公司的日用玻璃生产规模位居全球第三;粤海汽车有限公司的清障车全国第一,产品远销美国、加拿大、日本等20个国家和地区;美国哈雷、英国凯旋、德国奔驰、日本雅马哈所用的轮毂是在中南铝车轮的压铸车间生产的……

这是南海精锐之师的集结,也是南海力量的检阅。南海获得一种自信:“隐形冠军”是南海最大的自豪。

3

南海与顺德角逐也许是中国县域经济体中最为激烈的,他们之间的竞争和互动也是佛山最绚丽的风景。在过去的中国百强县评比中,冠亚军经常是在顺德、南海之间产生,而今的全国中小城市百强区排行榜上,顺德、南海牢牢占据着冠军和亚军的位置。

相比顺德,南海是有一点憋屈的。因为大企业众多,且有美的、碧桂园这两家世界500强巨头,顺德让人高看一眼。而说到南海,包括很多著名学者在内都习惯这种口气:“满天星斗,缺乏一轮明月。”这样的评价,逐渐偏离了客观和理性。

“村村点火、户户冒烟”——南海的工业化进程的确是这样起步的,缔造了南海的财富传奇。1980年代初期,《人民日报》曾经连续两年在头版头条以社论的方式礼赞南海,就是因为荣登全国首富县的南海以最快的速度和方式找到了适合自己的致富道路。是“洗脚上田”的南海率先打开了中国市场经济的闸门,奔腾出一泻千里的洪流。没有超6万多家工业企业,南海凭什么冒出这么多“隐形冠军”?

走过四十个年头,如果因为“缺乏一轮明月”而小看南海,那是对历史的不敬,更是对草根经济的伤害。

其实,大企业顶天立地的顺德、小企业铺天盖地的南海,就是佛山最精彩的错位,也是中国县域经济发展两个最经典的版本。当70个南海“隐形冠军”出场亮相的日子,就是我们重新发现、重新评价“南海样本”的时候。中国之大,能够一次性推出70个全国“隐形冠军”的地方又有几个?

4

南海是一个富有产业故事的地方。

150年前,发出实业救国呼声的中国大地,率先行动的中国人中有不少是南海人。陈启沅、邹伯奇、詹天佑等南海先贤从科技方向谋求中国振兴,康有为试图从体制上为多灾多难的中国寻找一条出路。这些南海人的努力,推动了文明的演进、历史的转型。

40年前,中国改革开放发出第一声枪响,南海人又是最早的出发者之一,用种田养鱼的双手,魔术般变幻出大沥铝型材、盐步内衣、西樵纺织、丹灶小五金、罗村光电等一个个产业集群,在中国专业镇经济的版图上,“一镇一品”的南海现象熠熠生辉、威名远扬。

制造业是南海经济的优势和根本所在。以佛山为龙头打造“珠江西岸先进装备产业带”,很大程度是基于南海这个“底盘”:陶瓷机械、塑料机械、包装印刷机械处于全国领先地位,有一批行业细分领域的领头羊。

南海和德国非常相似:德国很多产业都集中在某一个固定地区,比如索林根的刀具、施韦因富特的轴承、纽伦堡的铅笔、维尔泰姆的保温容器和德国北部的风能产业等几十个产业群。差距在于:南海的“隐形冠军”是中国的,德国的“隐形冠军”是世界的。南海一直在努力。

5

南海是一个很有情怀的地方。

2009年11月,大众中国宣布了将布局中国南方的时候,为了获得这个巨大的“蛋糕”,浙江宁波、杭州萧山、江苏的南京,广东的佛山、东莞、珠海,广州的增城、花都、番禺、南沙都加入了激烈的角逐。相比之下,土地资源稀缺、缺乏大幅连片土地的南海并没有明显的优势。南海最终夺魁,据说与一个细节有关:2010年2月,气温时暖或冷,一汽大众考察团来到南海狮山看地。当天出门时还比较暖和,但中午却突然冷起来,考察团一行都有点受不了。就在这时,南海主要官员指挥现场车辆围成一个圈,让包括一汽大众考察团成员在内的现场人员都躲进来保暖。同时派人到附近临时采购了一批保暖外衣,让一汽大众考察人员感动不已。

我曾经当面请教故事中提到的南海主官:南海花这么大的力气引进一汽大众,是不是因为南海急需一个大项目来缓解“缺乏一轮明月”的压力?他目视窗外,饱含深情地说到:南海有这么多汽车零配件企业,如果能够给一汽大众做配套,南海很多中小企业就会长大、发达,这才是南海所想的。

许多年后想起这段对话,我才恍然大悟:这样的南海,或许就是盛产“隐形冠军”的沃土。这样的情怀,或许就是南海“传承品质、成就品牌”的逻辑起点。

6

2018年6月24日,29位南海企业家从深圳起飞,开启南海制造业全国“隐形冠军”德国交流活动。8天时间,走过柏林、沃尔夫斯堡、多特蒙德、杜塞尔多夫、慕尼黑,我见证了这个意义巨大的全过程:出访德国的中国企业家多如牛毛,但以中国“隐形冠军”身份拜访世界“隐形冠军”最多的国家,这是南海开创的先例。

从评选“隐形冠军”到组建“隐形冠军”联盟,再到第一次以中国“隐形冠军”的名义走进德国,这是南海自我发现之后的自信:不出去走走,家就是你的世界;走了出来,世界就是你的家。

今年是中国改革开放 40周年,南海应该从“隐形冠军”的视角重新定位自己,南海可以自豪地告诉世界:这里是盛产“隐形冠军”的沃土。未来会有这么一天:想到南海就想起“隐形冠军”,想起“隐形冠军”就想到南海。

满天星斗,这是南海的美丽。太阳必将升起,月亮也会出来。一个盛产“隐形冠军”的南海,应当赢得世界更多的瞩目。

(作者系资深媒体人、著名时事评论员)

编辑: 何锦欣

相关新闻

微信
QQ空间 微博 0
回到首页 回到顶部

网站简介- 网站地图- 广告服务- 诚聘英才- 联系我们- 法律声明- 友情链接

本网站由南方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广东南方网络信息科技有限公司负责制作维护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87373397 18122015068

ICP备案号:粤B-200502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