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网> 佛山新闻

亚运会上获一金一银!九江女子龙舟队载誉归来

2018-08-31 10:40 来源:南方日报

8月29日,九江女子龙舟队结束亚运会征程回到九江龙舟训练基地。在印尼巨港龙舟赛场上,她们以56.161秒的成绩夺得女子200米直道竞速的金牌,以2分25秒092收获女子500米直道竞速银牌。

“感谢16位姐妹,我们一起拼搏,完成了那些看似不可能的任务。”从亚运赛场归来,九江女子龙舟队队长梁丽平将谢意献给这个不让须眉的团队。

这样一个年龄跨度从20岁到51岁,退役职业运动员与本土大妈“混搭”的团队,用极致的细节追求,以及落入江河里数不尽的汗水,书写了一段竞技人生的芳华。

备战亚运的九江女子龙舟队正在训练。梁平 摄

备战▶▶面对珍馐却只选白饭

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200米与500米两个项目总比赛时间加起来不到4分钟,却是九江女子龙舟队多年来艰苦训练、一路过关斩将换回来的成绩。

时间回到今年3月8日,九江女子龙舟队参加国家队选拔比赛。2010年参加亚运会出赛权选拔却铩羽而归,让九江女龙们耿耿于怀,此番再度参赛,她们志在必得。经历了一整个冬季的集训后,九江女龙在国内选拔赛取得总成绩第一成功拿下为国出征的资格。但这仅仅是一个开始。

九江女子龙舟队教练区俭安说,从今年4月起,九江女龙的姿态不再是俱乐部队伍,而是转变为国家龙舟队,并迎来了128天的高强度训练。

128天的训练分为四个阶段。第一阶段是4月5日—19日在九江龙舟训练基地;4月20日到达广东国际划船中心正式开启第二阶段封闭式训练;为了提高训练强度和增加体能储备,第三阶段从6月27日起,九江女龙到达气候更温和的辽宁省本溪市开展训练,在那里她们的训练量加大了一倍;最后,队伍8月1日回到广东国际划船中心,在与印尼相似的气候环境下进行调整训练。

训练是累且枯燥的。一天训练下来,体能消耗巨大,到了饭点,年轻的陈雪可以吃四五碗饭,如此才能弥补体能上的消耗。而训练后的“溜猴”等小游戏则成为了队员们的娱乐方式。“我们围起一个圈,互相传篮球保证不落地,四五人在圈里面抢球。”队员宋艳冰说,加上训练后队员互相按摩放松,构成了集训期间的日常。

8月23日,九江女龙从广州启程飞往印尼,从前一天凌晨准备候机,到23日晚上7时到达印尼巨港市,前前后后共花了17小时才抵达。其间女龙队员们不得不忍受饥饿。

“在飞机上只吃了面包和喝了牛奶,加上一些素食,其他肉类的都不敢吃。”梁丽平解释道,原来,肉类食物可能含有激素,而为了规避兴奋剂检查可能出现的风险,队员只能吃确认安全的食物。面对亚运村提供的印尼风味的丰盛美食,队员们却只选择白米饭,甚至连茶都不敢喝。

时间催促着九江女龙尽快进入比赛状态。24日,她们把握珍贵的1.5小时的场地适应训练,同时还“刺探军情”。区俭安和队员重点观察了泰国、缅甸以及东道主印尼等对手的训练情况,并做了最后的部署。“我们训练了128天,有一种背水一战的感觉,成败就在这两天。”宋艳冰说。

瞬间▶▶“拼死拼活也要拼下来”

8月25日,女子12人龙舟直道竞速200米项目开始。

200米的龙舟赛是什么概念?“就是一口气,一起步就开始冲刺,我从有力划到没力!”42岁的队员董爱丽回忆起200米决赛的情景时说,“我们做桨手比赛时只顾着划桨,耳朵听着鼓手和舵手指挥,其他的都不留意。”在一分钟不到的比赛中,在12人的龙舟上,鼓手坐在船头擂鼓,舵手在船尾喊话指挥,10名桨手坐在中间,埋头奋力划桨,只有浪花和指挥声进入到她们的世界里。“这一程船一分钟不到,我们只想着拼死拼活也要把它拼下来。”董爱丽说。

以0.656秒、领先2至3米的距离,九江女龙力压东道主印尼队获得了第一名。她们创造了历史。“这是九江女子龙舟第一次参加亚运会,第一次获得金牌,也是我本人参与龙舟运动35年来的最好成绩。”区俭安说。

站在冠军领奖台上,看着五星红旗缓缓升起,董爱丽带领大家唱起了国歌。“拿了冠军我心情肯定很激动,比赛前心里悬着的心终于放下来了。”宋艳冰说。而曾经参加过亚运会的队长梁丽平则显得比较平静。“我当时想着可能明天500米是一场硬仗,我们会遇到强劲的对手。”

果不其然,翌日的500米项目,九江女龙遇到了意想不到的对手——朝韩联队。“在赛前研讨会上,我们认为印尼、缅甸、泰国是潜在的对手,却忽视了朝韩联队。”区俭安回忆,决赛进行时,当他看到朝韩联队以每分钟92桨的中途桨频率如程咬金般杀出时,不禁担心起来。

“老区,这个500米有没有信心?”中国龙舟队领队尹国臣也询问起区俭安来。“机会不大,朝韩联队中途桨频做到每分钟92桨,我们则是85桨。”区俭安表示,九江女龙一直以来都是以每分钟85桨的中途桨频率训练,未突破到90桨以上。决赛时已经按照既定的战术全力发挥了,但最终九江女龙仍以0.304秒微弱差距,亦即落后1—2米的距离饮恨。

董爱丽看着五星红旗只能在一旁升起,落下了泪水。另一位队员胡晨更为此两宿未眠,“睡觉时还在想500米比赛,为什么不能把那一点点争回来。”队员们的拼搏区俭安都看在眼里,“队员们没有怯场,我们创造了自己500米的最快时间,这是队员们共同拼搏的结果。”

本届亚运的征程结束了,每每谈起毫厘之间的遗憾,队员们仍十分激动。或许正是这种耿耿于怀,让她们有了争取下一次胜利的动力。梁丽平说,接下来还有亚洲龙舟锦标赛、世界杯龙舟赛等重大比赛,“希望我们九江女子龙舟队能继续保持常胜不败的纪录,有一个更加稳定的竞技状态,把这次在与其他国家比赛中获得的经验应用到后面的比赛中。”

■特写

51岁舵手家人离世憾未能送别

在这支女子龙舟队中,51岁的舵手潘惠珠是全队年龄最大的队员。自2008年建队至今,潘惠珠已为女龙掌舵近11年。对她而言,此次出征印尼亚运会更有重要意义。

潘惠珠是土生土长的九江人,在水乡烟南长大的她,练就了一身扒凤艇的好本领。正因如此,她被选入了龙舟队,掌起了舵。虽不如桨手辛苦,但潘惠珠强调千万不要小觑舵手的作用。“我们舵手则要和鼓手配合好,比赛会出现各种意外情况,这要求我们有很强的应变能力。”比赛中,她稳坐船尾,面向前方,何时加力、何时冲线,皆由她以喊话和手势示意鼓手和桨手。

“这次拿到金牌我感到十分荣幸。”亚运夺得佳绩让潘惠珠感到高兴,除了高兴,此番夺锦对她本人而言更有重要的意义。

原来,今年6月至7月龙舟队在辽宁省本溪市集训时,一个不幸的消息从家乡传来:潘惠珠的公公因病离世了。“公公离世时,我自己未能回到家里见他最后一面,另一方面我又担心自己离开会导致大家训练受到影响,心里十分过意不去。”由于时间与兴奋剂检查冲突而未能回家,谈及彼时纠结的心境,潘惠珠不住哽咽。

家人、教练和队友的支持让潘惠珠收拾了心情。“家人跟我说你放心吧,公公会体谅你的,能代表国家参加亚运会是一种光荣。”最终,家人与队友的支持转化为赛场上拼搏的力量,如她自己所言,“整条船的心合在一起才能成功。”

【撰文】卢浩能 李欣 梁平

编辑: 朱苏娇

相关新闻

微信
QQ空间 微博 0
回到首页 回到顶部

网站简介- 网站地图- 广告服务- 诚聘英才- 联系我们- 法律声明- 友情链接

本网站由南方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广东南方网络信息科技有限公司负责制作维护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87373397 18122015068

ICP备案号:粤B-200502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