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网> 佛山新闻

中科院专家建言三龙湾:打赢创新资源争夺战

2018-10-12 08:56 来源:南方日报 袁纪琦 郑佳欣

“当前,真正主导区域和城市间竞争态势的,是‘创新经济生态’的优劣。”中国科学院科技战略咨询研究院中国高新区研究中心主任王胜光日前在接受南方日报“十城演义”调研组专访时表示,如今,创新集聚区的发展,已经从强调“规模经济”进入到比拼“创新经济生态”的阶段。

“目前,各地都在争抢创新资源,竞争激烈。”针对佛山正在规划建设的三龙湾高端创新集聚区,王胜光建议,佛山要建设新型创业创新平台,要注重科技支撑、集成服务、资本连通、开放孵化的“四位一体”,谋求创新资源争夺战的竞争优势。

王胜光。 受访者供图

1 三次创业

国家高新区从“工业园”迈向“创新园”

南方日报:我们在国内重点城市的高新区和创新集聚区调研中发现,园区的发展思路正在发生转变。我们应该如何建设新一代的高新园区?

王胜光:我国的国家高新区建设过程大致可分为三个阶段,这三个阶段在要素、路径、目标等方面都有着不小的差异。自1988年中关村高新技术产业开发试验区率先获得批复,国家高新区在整个上世纪90年代的10年主要走的是“先工业”的发展道路,所以说是一次创业阶段。这个阶段,正是我国改革开放大幕开启,亟须填补工业发展空白,尤其是当时的新兴或先进工业。因此,这阶段高新区建设主要表现为工业园或工业聚集区的建设。

二次创业则大致是说第二个10年。由于一次创业阶段过度重视工业企业的聚集,使得高新区内的高新技术产业大多处在加工制造的价值链低端,而科技与经济结合的初衷实现得并不充分,所以当时就有高新区“有躯体无脑袋”之问。2001年,科技部适时提出了国家高新区二次创业的口号,高新区开始更强调注入科技要素,包括引进研发机构和科教资源、营造园区的知识氛围和搭建创新平台、促进科技成果转化和建设孵化器等,这就使得高新区开始真正向“科技工业园”的发展方向着力。

三次创业则是说新阶段,主要是说2010年后的第三个10年。这阶段国家高新区已经壮大起来,高新区需要承载新的引领创新驱动发展的国家使命,并且国际国内大环境也发生了重大变化,高新区要向营造“创新经济生态”全面发展转型。“创新经济生态”成熟起来和发达起来,就表现为产城融合发展的或成为新型城市(区)构成的局部“创新经济体”,这就与中国新型城市化和创新型国家的发展道路紧密融为一体。

南方日报:我们在调研中看到,顺应这种发展的趋势,很多城市都在加快布局,加速创新园区的建设。

王胜光:就2017年的数据统计而言,参与统计的156个国家高新区,园区生产总值达到9.52万亿人民币,这个数字占了国家GDP的11.5%,相当于现在全球经济体排第11位的俄罗斯的GDP(1.58万亿美元),也高于国内最大经济省份广东。从开展创新的角度看,2017年156家高新区企业R&D经费支出达6163.9亿元,这一数字约占全国R&D经费支出的36%,占全国企业R&D支出的45.1%。所以就总体来说,国家高新区在国家经济中的作用举足轻重,也占有着国家创新驱动发展的主要资源投入。所以说今天的高新区已经是推动国家创新发展的主力军和主阵地。并且在各地,国家高新区多数已经成为新型城市区的有机构成,高新区的创新驱动发展实践正引领创新型城市建设和创新型国家建设。

2 思路转变

从比拼“产业规模”到构建“创新生态”

南方日报:之前你分析过,与过去30年相比,新时代高新区的建设面临更新和更大的挑战。其中,由于全球技术经济范式正处在新旧交替之际,新时代高新区建设要破解发展方式,适应新经济的发展规律。据你的观察,在我国的国家高新区内,哪些新的产业集群正在加速集聚?

王胜光:过去30年,国家高新区对国家经济的最大贡献是助推中国形成了全球最大和最完整的工业体系。但当前,新技术革命带来的产业变革正全面展开,就创新强国的国家使命而言,高新区的产业发展已经不再是单纯谋求规模和体系优势,而是要在数字化和智能经济时代加快塑造新优势和形成全球竞争力。由于国家高新区创新创业最活跃和拥有国家高新技术企业的主体构成(2017年高新区内的高企数52265家,占全国高企总数的38.4%),所以在新旧动能转换和发展新产业和新经济方面也表现得最突出。近年来尤其在数字化和智能化技术方面进展很快,移动互联网、物联网、3D打印、可穿戴设备等新业态在国家高新区不断涌现。2017年统计全国互联网百强企业有81家在高新区。

南方日报:你此前曾提及,“在新技术经济条件下,城市和区域间的经济竞争主要表现的是创新经济生态的竞争。”可否请你详细谈一下这句话的含义?这给区域和城市带来哪些新启迪?

王胜光:在新经济时代,经济增长或财富增加的来源和依靠正逐步从“规模经济”让位于“范围经济”,我们看到的服务业地位的上升也是这种趋势的表现。“范围”的扩张就需要创新创业,而创新创业的广泛、多元和频发本身就是经济和社会的“生态”现象,也是受到“生态”的催发和养育。尤其在新时代背景下,受互联网和智能化等的技术条件驱动,生态的演化进入“快变”阶段,区域或城市经济要依靠创新经济的“范围”扩展实现振兴和塑造竞争优势。

由此,真正主导区域和城市间竞争态势的,是“创新经济生态”的优劣。这与此前强调“规模经济”的竞争力,已有很大不同。

并且,创新经济生态的发展演化,会带来“强者恒强”的良性循环。因为创新创业引致生态演变,就会衍生出更大、更广、更多元的经济“范围”,也就能掠取更多营养和资源,最后,这些区域就能比别人更进一步增强“生态”。

其实在你们这次的调研中,宁波高新区就是这样一个例子,它并不强调工业的集聚,而是通过集聚科技服务业绘制高新产业的发展生态,从而辐射、服务全市产业发展。一个面积很小的高新区,能够位列全国高新区16名,可以证明构建“创新经济生态”的重要性。

因此这就要求我们的区域和城市,必须转变发展建设思路和观念,要从过去基于自然禀赋的“比较优势”或基于产业规模的“竞争优势”,向营造“创新生态”的竞争优势转变。

3 直面挑战

在数字化、智能化的“无人区”抢得先机

南方日报:佛山提出要打造三龙湾高端创新集聚区,很大程度上是要对标全国优秀的国家高新区,建设全市最前沿的创新集聚平台。你认为,在目前已有的国家高新区格局下,一个新规划建设的创新集聚区,所面临的最大挑战是什么?

王胜光:最大的挑战,应该是目前各地都在争抢创新资源,周边和全国的高新区竞争激烈。

因此,在这种情况下,要做好“新范式特色”和做“高品质优势”的平台。新范式特色可从“构建里通外联的佛山市新型城市创新体系”着眼,把平台做成多方力量共同发力的交汇结点,让平台成为能够整合基础研究、产业应用研究和支撑市场化创新创业力量的新载体形式,其本身就是地方创新体系的标志性建构。

高品质优势就是要“走高端、做专业化和有实效”,走高端是对接高端资源、做专业化是针对性要强、有实效是一定要避免注水式的形式主义。在这些方面,尤其对新型创业创新平台,我提出了“四位一体”的平台组织形式(科技支撑、集成服务、资本连通、开放孵化),要依靠“四位一体”的高端和高质量谋求创新资源争夺战的竞争优势。

南方日报:据你的长期观察,要规划建设好一个城市的创新集聚区,有哪些难题必须攻克?其他城市的国家高新区建设有何经验可供佛山借鉴?

王胜光:现在我们谈论建设一个新平台,重要的并不是“问题导向”,而是要重点建立“目标导向”。而最大的目标导向是智能社会和人类智能化的未来,产业发展、经济发展、城市发展和社会发展都需要在数字化和智能化这个新的“无人区”争抢,谁抢得先机谁就率先建立了优势,大方向和小目标都是如此。

因此,不论大目标小目标、大产业小产业,新旧动能转换和高质量发展,新兴产业塑造和传统产业升级,都需要用数字化和智能化的思维来审视,并以此确立自己的优先方向和发展重点。

【撰文】袁纪琦 郑佳欣

【统筹】郑佳欣 赵越 袁纪琦

【策划】何又华 林焕辉

编辑: 刘丹萍

相关新闻

微信
QQ空间 微博 0
回到首页 回到顶部

网站简介- 网站地图- 广告服务- 诚聘英才- 联系我们- 法律声明- 友情链接

本网站由南方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广东南方网络信息科技有限公司负责制作维护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87373397 18122015068

ICP备案号:粤B-200502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