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 [退出]

南方网帐号登录

× 没有帐号?极速注册
南方网>佛山新闻>视觉

“二孩”浪潮来袭顺德将迎生育高峰

2016-10-20 18:49 南方日报

9日上午8时,为避免排队,36岁的梁女士已早早等候在顺德人民医院(下称“人民医院”)的产前检查室门口,等待医生的叫号。当天下午,通过剖宫产她的第二个孩子顺利诞生。

产妇及家人这无比欣喜的一刻却只是医院的平常一幕。近一个月,人民医院共接待了700名分娩的产妇,根据门诊登记的预产期,9月份的产妇分娩量将超过1000人。“这个数字已经超过了目前医院产科的负荷量。”人民医院产科主任医师郭跃文感叹。

随着单独二孩政策和全面二孩政策的放开,顺德二胎意愿持续得到释放。2014—2015年顺德共新增新生儿56162个,2016年1月—7月,顺德区新增新生儿15390个,其中二孩数量占4000个左右。预计下半年将迎来首个生育小高峰,这也给医疗资源的供给提出新的挑战。

二胎意愿的强力释放,带动各医院咨询不孕不育、保胎、流产的人数均有不同程度的增加。但在推高不孕不育、家政等相关市场的同时,也暴露出不孕不育医疗市场的无序、家政服务市场的良莠不齐、缺少统一标准和评价体系等问题。

“腾出整栋行政楼当产房用”

自今年初全面二孩政策施行以来,顺德区各医院就开始变得忙碌。顺德妇幼保健院妇产科副主任何洁云称,年初起妇产科门诊量开始增多,5月份产科门诊出现了一定程度的“井喷”,每天过来就诊的都超300人。下半年建档和分娩的人数比去年同期增长了40%以上,12月份分娩的人数达900多人。

优质医疗资源集中的区人民医院同样人满为患。郭跃文介绍,从目前掌握的孕妇建档情况来看,9月份来人民医院分娩的产妇将超过1000个。自从二孩政策全面放开后,他明显感觉到自己工作量的增加,“至少多了20%—30%的工作量,现在几乎是超负荷的工作状态。”比起以前,其他镇街公立医院产科产妇接待量也有所增加,目前北滘医院和桂洲医院床位已满。

事实上,从年初政策启动以后,顺德区共有11家公立医院开设了“二孩门诊”,由院内高资历医师坐诊,专门针对有二孩意向的孕妇提供咨询、妊娠风险评估等服务。在咨询二孩的人群中,超过35岁的高龄妇女占据相当比例。郭跃文初步统计了一下,目前在区人民医院接受分娩的产妇中,高龄产妇占20%—30%,其中不少超过40岁。妇幼保健院的医生邹晓云称,向她咨询二胎的人中高龄妇女几乎占到4/5。

“高龄产妇增多导致发生高危妊娠的可能性也增大。”郭跃文告诉记者,只要超过35岁,怀孕时发生前置胎盘、高血压、孕产期常见并发症的频率更高,胎儿畸形率也会增加。但顺德区目前尚没有提供专门产前诊断的机构,各医院主要通过筛查来加强畸形胎儿的排查率。“无创基因检查是使用比较普遍的一种排查技术,可以实现98%的排查准确率,但即使如此,仍不能保证100%排查出畸形胎儿。”郭跃文说。

随着高危妊娠人群增多,医务人员的压力和风险也明显升高。“医生不仅要警惕高危妊娠中各种情况的发生,还要时常和病人的‘固执’作斗争。就在前一天,一位39岁的高龄孕妇因为看中第二天是‘良辰吉日’,不顾自己高血压、胎儿发育较慢等身体状况,坚持要推迟一天做剖宫产手术,最后经医生反复劝说才改变主意。“像这样的情况经常发生。”郭跃文说。

床位、设备、医生都不够用……针对相关医疗资源的短缺,各医院多措并举。人民医院的新楼在年底即将投入使用,以此缓解床位紧张的问题。顺德妇幼保健院更是腾出整栋行政楼来当作产房使用。近半年各医院的招聘也比以往更加频繁。妇幼保健院通过两次招聘吸纳了40多名医护人员。但相关负责人都表示,如今产科医生并不好招。“产妇和婴儿的病情变化太快,比起其他科室,产科医生更累,纠纷也更多。”

不孕不育市场乱象堪忧

年龄超过35岁的妇女,不孕风险也会大大增加。来自顺德区卫计部门统计的数据,目前顺德全区符合“全面二孩”政策的目标人群中,这一部分人群占比达40%以上。全面二孩的放开直接推动各医院不孕不育门诊迎来咨询高峰。

“来这里咨询不孕的,甚至都有60岁的老太太,但70后占据主力军。”顺德妇幼保健院生殖健康中心的主任医师林冰告诉记者。作为全区唯一一个提供试管婴儿的医疗机构,生殖健康中心在今年上半年迎来“井喷”。“去年底政策出台前,就有人听到风声,断断续续地过来咨询。自今年政策正式施行以后,接诊量和去年同期比多了一倍。”据介绍,今年生殖中心(不育中心)上半年就接诊了48000人,而去年全年接诊量也就5万—6万人。

“我们首先会对病人做卵巢评估。超过45岁以上的病人,我们一般都不接受给她做试管婴儿,因为卵泡已经没有了。”林冰表示,在接诊到的不孕患者中,针对已经没有怀孕可能的病人,医院往往是直接劝退。

“按照正常规律,人工授精的成功率在18.5%左右,即使是做试管婴儿,也只有50%的成功率。”在林冰接诊的病人中,不少都有在无证诊所治疗失败的经历。她称年纪大的病人更容易受骗,“这些人求子心切,现在好不容易赶上政策的末班车,少不了病急乱投医。”

同时,一些医院打着“试管婴儿”和人工授精的牌子骗取病人的高额医疗费用,但实际并不具备相应条件。做皮具生意的罗女士两次做人工授精失败后,花10万元去北京某医院做治疗。“去了之后什么检查也没有,光给我打针,最后告诉我取卵不成功。”罗女士说。她不仅没有成功怀孕,反而还因此染上其他疾病。

由于缺乏相关方面的引导,病人往往不具备甄别正规辅助生殖技术机构的能力。记者通过广东省卫生信息网查询发现,目前顺德区通过省卫计委审定验收的人工授精点只有两所:顺德区人民医院和顺德区妇幼保健院,授权开设体外受精实验室(试管婴儿)的机构则只有顺德区妇幼保健院一所。

旺盛的市场需求加上无序的市场管理,自然是滋生违法牟利行为的温床。有知情人士透露,在几所人气较旺的区属公立医院周边,经常有游医以欺骗手段将病人拉去黑诊所就医。更有甚者向医生派送卡片,企图通过获利分成为诱,拉拢医生介绍病人光顾黑诊所。

“利益在前,即使多数医生能洁身自好,也难保没有害群之马。”一名业内知情人士担忧,如果有关主管部门不规范整治相关民营医疗机构,只会给没有辨别能力的公众带来更多受害的经历。

金牌月嫂数月难求

“大约从今年5月份开始,能感觉到请月嫂的客户明显增多了。”大良优昇家政公司的负责人湘姐告诉记者,随着二孩政策全面放开,目前在顺德一名优质月嫂已经是数月难求。

“多数好的月嫂,日程预约都已经排到明年2月。即使是很一般的月嫂,8月至9月的急单也全部排满。”记者走访了3家有介绍月嫂业务的家政公司,相关负责人均如此表示。但这还只是月嫂市场的冰山一角。业内人士称,60%的顺德人请月嫂习惯于通过向周围人打听、朋友介绍,只有40%的客户倾向通过家政公司来获得服务。

8月2日产下二胎的吴女士,从9个月前就开始到处物色月嫂。“现在找来的这个是通过朋友的朋友介绍。他们以前用过认为不错。”但问起她对好月嫂的评价标准,她只能用“有责任心、有经验”等含糊的词语形容。不像广州、深圳等城市有相对完善的月嫂资格认证和技能评价体系,顺德目前在这一块远没有得到完善。随着二胎意愿在下半年的充分释放,月嫂随意叫价和素质参差不齐等问题更加凸显,很多人面临“有钱却没有途径找到优质月嫂。”

据了解,目前在顺德请一位月嫂的均价是8000—9000元/月,即使是一个刚刚入门的月嫂也能拿到7000元左右的月薪,最高价格则去到13000元。今年来价格更是水涨船高。“近半年月嫂工资有不同程度的增长,增量在500—2000元不等。”据湘姐介绍,目前月嫂的工资已经堪比个别企业中层领导的工资水平,这样的支出往往让一般的工薪阶层“压力山大”。

但实际上越来越多的年轻妈妈开始意识到,通过朋友介绍请月嫂存在诸多弊端。“这些月嫂素质往往参差不齐,更多只是凭着老一辈的经验照顾孩子和产妇,很多并不符合科学育儿的要求。”李女士更看重月嫂懂礼貌、会照顾小孩、调理膳食等专业性技能。

从怀胎四个月开始,她就以13000月薪在优昇家政中介机构预约到金牌月嫂。尽管贵,但她觉得值。“她有培训和上岗等相关证书,也懂催乳等很多专业技能,能更好满足科学育儿的需要。”

其实,市场上月嫂的随意叫价不仅抬高了客户的支付成本,也让家政公司连连叫苦。目前顺德的家政公司主要通过对月嫂进行简单的面试、培训,然后介绍给客户。但由于和月嫂之间不存在固定的劳动雇佣关系,导致“她们接完一单后,自己一有资源便脱离我们,但随意抬高的价钱影响的却是整个市场。”湘姐为此感到头疼又无奈。

“作为中介机构我们没有权力去约束他们。”几个月前,她去深圳调查市场,了解到深圳有相对完善的月嫂培训机构和技能评估体系。她把希望寄托于政府相关部门,希望顺德也能像深圳那样,根据技能水平对月嫂进行A、B、C等等级认证,以此帮助整个家政市场建立有效秩序。

■聚焦

守望生命:一名资深产科医生的一天

上午11时18分,产科医生李宇走进手术室,熟练地洗手、消毒、穿戴好无菌手术服和手套。这些动作和他13年前操刀第一台剖宫产手术时如出一辙,不同的只是心境:他不再疑惧忐忑,而是笃定又熟练。这一次,他面对的病人是一名28岁、即将进行二次剖宫产手术的孕妇。

尽管李宇担任本次手术的主刀,但剖宫产手术的实施更多依赖于团队协作:麻醉师对孕妇进行了腰硬联合麻醉(俗称“半麻”)、下台护士在孕妇肚子周围涂上消毒水,随后逐一清点手术器械和敷料的数量、李宇在孕妇身上铺上三层无菌布。一切准备就绪后,李宇找准位置,剖开产妇的肚皮,而下台护士适时递上纱布、镊子、吸头……李宇对每一个步骤都熟稔于心,而团队的合作就像齿轮一样严密咬合、有序进行。

11时33分,响亮的啼哭声划破手术室的寂静,一个女婴顺利诞生。但此时李宇的工作远未结束,他要一层一层缝合产妇的刀口:先是子宫两层,接着是腹膜层、筋膜层、脂肪层、皮肤层。12时05分,手术顺利完成。

紧接着,第二名产妇被推往手术室进行麻醉,趁着这15分钟的空当,他快速脱下无菌手术服,飞跑到更衣室解决了一下午餐。12分钟后,他重新回到手术室,接下来还有3台剖宫产手术在等着他连续完成。

经过13年手术临床经验的磨练,他对这样的工作节奏早就习以为常,这远不是他印象中最辛苦的一次。他曾经有一次值夜班,从下午5时半一直到第二天凌晨五点半,连续做完八台手术,10个小时持续在手术台旁边站着,并且神经高度紧张。等手术结束时,衣服已经湿透。

下午3时,李宇终于完成安排的手术。但稍作休息后他又开始忙碌起来。“必须赶在五点前完成第二次查房。”他拿起手里的记录册,上面写满了密密麻麻的黑色标注。这些都是他上午查房时,针对20个住院产妇中存在的可疑危险迹象做好的标记。其中4个高龄产妇是他的重点关注对象。第二次查房要做的,就是对上午标注的可疑迹象进行及时检查。

和其他科室不同,产妇身上可能发生的突发情况更多。“很多次孕妇来了以后还好好的,突然就需要抢救。”这也是产科医生要面临的最大挑战。很多情况难以预料,所以要时刻留意产妇状况的变化,一有危险就及时关注排除。尽管二孩政策全面放开后,他的工作量比以前增加了30%。但他觉得,以自己熟练的经验,处理好这些都不算困难。

眼看排查过程要顺利结束,但一名38岁的高龄产妇却令他感到棘手。这名产妇第一胎血压高,检测过程中发现她血压比起上午又有升高,怕她病情加重影响胎儿,他建议她明天就接受剖宫产手术,但她觉得还没到时间,要求再等一天。几番苦口婆心地劝说,总算说服了病人。病人的不配合往往是他最不愿意面对又不得不面对的“常态”。

第二次查房结束后,李宇终于在办公室坐下,开始完成他一天中最重要的工作内容之一:填写手术记录。一名剖宫产孕妇从入院到出院,一般要经历五天时间,她们的入院记录、手术记录、查房记录、出院记录等都需要医生亲自完成。如果遇上情况特殊的产妇,摞起来的记录差不多有一本长篇小说那么厚。

等他写完当天的入院记录和手术记录,这才到了他可以有片刻休憩的时候。

●撰文:陆璐 罗湛贤 摄影:戴嘉信

编辑: 王虹丹
相关新闻

网友评论
请登录后进行评论| 0条评论

请文明发言,还可以输入140

您的评论已经发表成功,请等候审核

小提示:您要为您发表的言论后果负责,请各位遵守法纪注意语言文明

微信
QQ空间 微博 0 0
回到首页 回到顶部

网站简介-广告服务-诚聘英才-联系我们-法律声明-友情链接

本网站由南方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广东南方网络信息科技有限公司负责制作维护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87373397 18122015068

ICP备案号:粤B-20050235